夏县柳村流传的宗元故事

时间:2017-12-27 09:52 点击:

再次来到夏县胡张乡柳村,是因为该村的唐相柳奭墓被人盗挖,柳氏后裔柳春华与柳海峰十分关切,希望通过媒体的报道,能够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,给予墓冢更好的保护。柳奭墓前,通过柳春华与柳海峰的讲述,柳村流传的许多有关柳宗元的故事,透过历史的浓雾,渐渐清晰起来。

柳司马道

在唐时,柳村有一条大河,流经闻喜县店头堡村。店头堡村的人想与柳村人争夺此河,就把自家的井做了个井盖,在上面填上土,并在他们村挖个大水池,里面放上水。对外宣称他们靠天吃饭。然后就去找官府说,想要此河来当作饮用水源。
    当时,柳村就选有才之人柳宗元去谈判此事。柳宗元说:“我们愿把此河让你们使用,但我们放牧饮马也得用此河。”
    最后在官府的协商下,双方达成一致,店头堡村人可以饮用河水,但给柳村留了一条七尺宽的马路,并重修一条河渠至柳村河头青龙桥,路上还曾有许多拴马桩。
    在柳村大槐树跟前的坡上偏北边有一块上马石,现不知去向。据说是柳宗元从这里上马到闻喜县店头堡村饮马。那里有两条河,上面的是吃水用,下面的是放牧饮马用。这条路至少有三十多里长,被人们命名为“柳宗元司马道”。
    为何叫司马道?因为柳宗元曾被贬为永州司马,期间,他借山水游记书写胸中忧郁的散文《永州八记》,流传至今。
    民国末年,柳氏后裔有一些人去店头堡赶集,马车从别人家的小麦地里过,被拦了下来,麦主让他们赔偿损害的小麦。柳氏后裔问:“那你们种地有地契吗?”他们说:“有!”柳氏后裔又问:“那你们种地的左右邻居是谁?”他们说:“东是某某,西是司马道。”柳氏后裔又问:谁的司马道?”他们说:“柳村柳宗元司马道。”柳氏后裔就说:“那你们把我们的路种了,你们说该咋办?”
    这下对方急了,态度立刻好转。后来只要柳村的人从此经过,他们就再也不会阻拦了,直到新中国成立。


宗元牌坊

在柳奭墓前,柳海峰指着盗洞说,他曾见过有人在这里掘墓,但等赶到跟前的时候,那些人已经开车跑了。至于有没有文物被盗,他也不得而知。
“据柳村的老人们讲,柳村以西二里地的大坡上面的交叉路口原有一座柳宗元牌坊。在旧社会,官员从此经过,必须‘文官下轿,武官下马’,以示对柳宗元的尊重。”柳海峰说。
    相传,八国联军进北京,慈禧太后逃跑时,刚到闻喜,她的探路先锋就到了牌坊处。得知路过此处有“文官下轿,武官下马”的规矩,探路先锋就说,你这么小的一个官还敢挡太后的驾,说着要把牌坊移到一边去。但最终,他们还是绕道而行。
    柳海峰说,“到了民国初期,盗墓贼猖獗。柳氏后裔才把牌坊拆掉,用马车拉回来填到村里柳氏先祖的墓道里了。”


柳氏优遇

    如今,在柳春华的家里,还供奉着三尊柳氏先祖的牌位,上面的字只有用水浸湿后才能看见。据柳海峰讲,那是他父亲从被拆毁的柳氏祠堂里拿回来的。
    原柳氏祠堂占地面积一亩大,具体建造年代不详,祠堂里有个香炉匣子,里面有三样东西:一顶乌纱帽、三个牌位、三张画像。其中一张画像柳海峰的父亲见过,上面画的是一个头戴草帽、留着胡须的老头。
    柳海峰说,乌纱帽由老辈柳双仁的父亲柳喜娃保存,柳双仁的弟弟柳虎仁说乌纱帽至今还在。画像由柳保合的父亲柳天君保存,20年前被填到柳氏先祖墓里了,三个牌位则落到他家。后来,柳海峰将牌位拿给柳春华保管。
    “新中国成立前,每年清明节,柳家人都会拿着三个牌位到县里领祭奠品,有三头猪、一头黑牛,还有麻花、油饼等。”柳海峰说。
    当时,官府给柳氏后裔在任用上也有特殊照顾。柳氏后裔在结婚时能坐两顶轿,轿上能搭两个顶,还能搭銮驾。结婚要是和当官的轿碰上,当官的还要给姓柳的人家让路。
    “柳家老人说,早些年,你不论走到哪里,只要说是夏县胡张乡柳村人都可以有同等待遇。”柳海峰说,“这都得益于柳宗元的荫德。”
    在柳村村民赵广录房后,原先有三个一丈多高的石碑,它上面有碑帽,碑帽上雕有龙的图案,记载着柳家的家史。柳村老人们常说,每年的二三月都会有人来此祭拜,之后就到跟前的文庙里讨论柳家的家事。可惜的是,此碑毁坏在“文革”期间,当地开了石灰窑,老师带着学生把石碑送到石灰窑里去了。
    柳春华和柳海峰告诉记者,现在这些故事只能通过口耳相传来了解,并无实物可证。唯一保留下来的就是唐相柳奭墓了,如果它再被人破坏,那对柳村人的文化历史将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。


来源:《黄河晨报》  记者:景斌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版权所有:运城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 电话:(0359)2293608
传真: (0359)2293608 地址:运城市盐湖区红旗东街204号
网站技术支持:新派传媒 晋ICP备13006974号